首批返京的援鄂国家医疗队队员抵京
来源:首批返京的援鄂国家医疗队队员抵京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6:06:01


“台湾人无论血统、语言、文字、风俗习惯,都是正统的中华民族一部分,孔庙、关公及妈姐,都是台湾人崇敬的信仰中心,亦如大陆各民族。”他在书中写道。

直至抵达机场航站楼,准备办理登机手续,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队伍,大家都戴着口罩有序排队,也尽量和周围人保持距离,我想:终于,我不是异类了。

“我反对台独,但不反对‘台独’公投,但你们敢吗?”郝柏村问道,如果不敢,就证明一切“台独”理论和主张,都是骗取善良台湾人民的选票而已,“‘台独’就是骗局”。

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。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,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,我早早地出了门,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。为避免路上被感染,我戴好护目镜、N95口罩,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止被歧视。尽管如此,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。

在微信小程序填写出境信息申报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作为蒋经国时代的参谋总长、李登辉时代的行政机构负责人,郝柏村以“九二共识”亲历者的身份谈了看法:“九二共识”是台湾人民现阶段安全福祉的保障;是走向和平统一的正道,统“独”没有模糊地带,过去以“中华民国”为招牌的“台独”时机已过去了,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,以“虚统”掩护“实独”的时代过去了。

郝柏村在《回忆录》自序中说,他所参与过的保台战役,绝非是为了台湾“独立”,保台反“独”是他的终身目标,和平、民主、均富、统一是挡不住的历史巨流。最令他忧心的是,台湾人不认同中华民族,必将带来无穷灾害。

这种情况下,身边一个人的咳嗽,都会引起周围人极大恐慌。

1月下旬国内疫情暴发,我每天刷着新闻,看着上涨的人数,感觉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德国买些口罩,寄给国内的家人。